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草根播报

鸡蛋饼和草莓饼的故事

时间:2017-03-25 04:04点击: 来源:中國鳳展新聞網 作者:李瓶儿

山凹里,一条蜿蜒的羊肠小道儿,犹如飘带似的隐进郁绿而茂密的林丛中。

在这条小道上,孤独地走着一个赶路的书生。他平头、圆脸、中等身材,举手投足间,尽露斯文之气。走着走着,他就被绿荫吞没了。

就在书生走进林丛深处的时候,一股清香攫住了他前行的脚步。咦!是什么这么香?是泥土的芬芳?还是草木的清香?不是。都不是。这是一种沁人心脾且又充满了甜味的清香,是一种令书生从来没有这样沉醉过的甜香。于是,他放慢了脚步,伏下身来,前后左右地寻觅起来。忽然,风儿中,几点鲜红在一簇叶片颤动的缝隙中“犹抱琵笆半遮面”地探出头来。她吐着甜香,露着娇羞,袅袅地跳进了书生的眼中。书生扔下褡裢,跪在地上,双手扒开遮盖着“鲜红”的叶片。他的眼前“哗”地一灿,原来,那是一株鲜红欲滴、饱满丰润的草莓。

啊!多好多可人的草莓呀。这时,书生更感到口干舌燥了。草莓的鲜嫩、甜美,是那样地诱惑着他的食欲,他多想一口吞掉她以滋润一下他干渴的咽喉啊。可是,就当他刚要摘掉草莓的时候,他的手忽然停下了。他定定地望着草莓,觉得吃掉她,是对她的蹂躏、对她的践踏、对她的毁灭。他倏地对草莓生起一缕怜惜的柔情。可是,他对草莓油然而生的喜爱,又不忍弃她而去,怎么办?想来想去,他就决定把她连根挖出来,带回家里,栽在后园中。

如此想着,他就找来一块薄石片儿,小心而细致地把这株草莓抠了出来。然后,顺着潺潺的流水声,来到一洼泉水旁,往草莓上淋洒了几滴水,再采来一大束树叶,小心地把草莓轻轻地遮盖好,就捧着回家了。

当书生把草莓捧回家的时候,夕阳已经像醉汉似的仰靠在山梁的背后了,一片微醺的红霞把寥寥的几户农家以及前庭院后染成了暖暖的橙色。书生喝干了一大粗瓷碗的井水之后,就脱掉外褂,捧起草莓,来到了后园。然后操起锹挖了一个深浅适宜的坑。就这样,他把草莓移植在了自己家的后园里。

书生每次回家都能小住几日,然后还得走出山外去继续求学。

从打他栽下草莓,就时不时地来到后园中,坐在石板上,默默地望着草莓,草莓也羞羞地望着他,好象他们在用一种默契的、只有他们自己能听得懂的语言交流似的------

转眼,到了书生起程上路的日子。这一天,天边刚刚露出鱼肚白,书生就起来了。他来到后园,伏下身来,边拂弄着草莓的绿叶,边对她说:“我该走了,你就好好长吧,我会永远留着你,看你的红润,闻你的清香,从此,你就会每年都存活在我的身边了。”

良久地相望了一阵后,书生就去替母亲喂了家禽,然后去门前的小河边洗脸去了。

当他做完了这一切,刚刚迈进房门的时候,一股令他业已熟悉而心醉的甜香就幽幽地从母亲正和着面的面盆里飘出来,嘤嘤的,像一个娇弱女子的哭声。书生的心猛地一揪,不祥的预感使他几步就窜到面盆前——

他的心一下子被刀剜了似的。刚刚还水灵鲜活的草莓,此时,已被母亲“粉身碎骨”地揉在了面里。

书生的眼睛立刻盈满了泪水。他不能指责牵挂着自己的母亲,更不能让母亲看到他的泪水,他只是默默地转过身去,跑到了后园里。草莓没有了,只遗留着她翠绿的衣裙------

书生默默地上路了。他的手,一直抚在褡裢上,褡裢一直是热的。他无名喜爱的草莓,已成了母亲为他烙的草莓饼。他的手一直是热的,眼眶也一直是热的。蒙蒙的泪光中,山峦和林丛,都在幽咽地颤动着------

当书生快要走到挖草莓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已近正午。此时一片寂静,只闻得鸟叫与虫鸣,还有风儿中,哗啦哗啦树叶的呢语。就在这时,一个轻柔而甜美的声音从他的褡裢里透出来:“吃吧,你一定饿了。吃吧。”啊!是草莓饼!书生欣喜地打开褡裢,草莓饼泛着甜香,油汪汪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书生轻轻拿起草莓饼,忧戚地说“我不会吃掉你的。我就是饿死,也决不会吃掉你的。我要留着你,留着你的甜香,留着我对你的思念!”

“能在这坐会吗?”走到挖草莓那个地方的时候,草莓饼轻柔地对书生说。“好的。”书生应着,就坐在了地上。

见到草莓可人的“侗体”,书生更感到饥肠噜噜。草莓饼帖在他的手心上,坚定地说:“吃吧,你就把我吃掉吧。不然,你会饿得走不动路的。”“不。我不吃,我要留着你。”

也不知书生与草莓饼默默对视了多久,就听草莓饼说:“如果,你执意不肯吃我,那就把我还留在这个地方吧,因为这是我的家。在这里,我可以总能见到你。”书生看看草莓饼,又看看那个坑,摇了摇头说:“不行,我怕你被别的什么东西吃了,还是我带你走吧。”

“不,我还是在这吧。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书生看草莓饼喜欢这里,并且想留下的心情又这么坚定,他只好无奈地答应了。当书生要走的时候,轻轻对草莓饼说,“让我闻闻你吧!”

“行呀,吃我都行,何况闻呢!”于是,书生就闻起来。

书生该走了。可是,当他的脚步还没走出多远呢,草莓饼醉人的甜香就顺着风追了上来,痒痒的、柔柔的缠绕在他的脖颈旁。这股甜香,又似喃喃的呢语“别走,别走,留下来,留下来------”

书生的脚步就停下了。他轻轻转过身来,轻轻地朝草莓饼走去------

“我不走了,我要留在你的身边。”书生捧起草莓饼坚定地说。“那怎么行,我们毕竟不是同类呀,你是人类,可我是饼类了,要想我们在一起,你只有变成饼才行。可是------”

“没有可是。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变什么都行”

“你真的这样坚决吗?”

“真的,只要和你在一起。”

草莓饼见书生如此坚决,想了想说:“那好吧,那你就变成鸡蛋饼吧。你往前走五里路,有一个卖鸡蛋饼的白发老翁,只要你在那买一张鸡蛋饼回来,我就会让你变成鸡蛋饼。那时,我们就是同类了,就可以在一起了。你真想好了?愿意变成鸡蛋饼吗?”

“我愿意,愿意!只要我们在一起。”

“那好,你去吧。”

书生就去了。

五里的路,好象一阵风他就到了卖鸡蛋饼的摊铺前。书生买了鸡蛋饼就往回赶。

赶回来的时候,他又是一阵风似的就到了草莓饼面前。一股奇异的甜香,就紧紧地把他围绕了。只见草莓饼激动地说:“你把鸡蛋饼帖在你胸前,然后把我也放在鸡蛋饼上,闭上眼睛。”

书生就一一按草莓饼说的去做了。当他听到草莓饼叫他“鸡蛋饼”的时候,书生不见了,只见一张草莓饼、一张鸡蛋饼,紧紧地贴在一起。草莓饼的奶油,鸡蛋饼的豆油,使他们不可分割地粘连在一起。滋润、滑爽------激情的涌动与快乐的翻滚,使他们正好落在挖出草莓的那个土坑里--------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了。风霜,没有使他们干涸;暴雨,没有使他们脱落,酷日,没有使他们皴裂;狂风,没有使他们分开。他们始终紧紧地粘合在一起。奶油和豆油,丝毫没有因为风吹日晒、雨雪交融而变质、挥发。恰到散发出他们各自的、宜人的香气------

也不知过了多少日,多少年。他们的真情,感动了大山里的土地佬。有一天,他踩着风就飘到了粘和在一起的鸡蛋饼和草莓饼的旁边,他轻捻胡须,自言自语道:“两张饼既然能如此真挚相爱,何不让他们转为人类呀,这样,传承下去,也好让人世间多些真挚与真情。何必让他们受这份苦呀!”说着,土地佬捧起两张饼,在上面吹了口气。完事,土地佬就不见了。顷刻间狂风四起,沙石暴虐。倾盆暴雨如注而下。雨雾像层层薄纱遮住了天地与林丛------

当一切过去之后,林丛里又恢复了静谧、恢复了葱郁、恢复了始终漂浮着的甜香。只是,鸡蛋饼和草莓饼不见了,他们的土坑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带着柴门小院的茅草屋。茅草屋里的木铺上是一袭坠满着树叶图案的被子,被子下,是已变做了人的鸡蛋饼和草莓饼------

已变成人的草莓饼,长发披垂、柳叶弯眉、杏眼樱唇。修长、窈窕的身段,摇曳出万般风情。而又变回人的鸡蛋饼,仍是原来的英俊、斯文。他们仿佛从沉沉的梦乡醒过来似的。

鸡蛋饼紧紧地拥抱着草莓饼,炽热的嘴唇,轻轻地落在草莓饼的朱唇上,他梦呓似的呢语道:“我现在,可不是闻你了,而是要吻你了,说说,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呀”

草莓饼呵着香气,轻咬着鸡蛋饼的耳垂儿说:“你还叫我草莓饼,我仍叫你鸡蛋饼吧,因为---因为---因为我想我们还像从前那样紧紧地贴在一起。”

“是的,那么,奶油呢?豆油呢?”鸡蛋饼狡黠地捧过草莓饼的头,不容她说出什么,就用舌头堵住了她的嘴-------

两个唇就这样缠绵、炽热、交织着吻在了一起------两个身体,也像原来的两张饼似的,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树叶,在风的激情中,呻吟、欢唱;山涧的小溪,在弥漫着奶油和草莓的甜香里,奔腾、流淌,直至永远永远-------------

 

(后记:我不知道这算是童话,还算是别的什么,或许,什么都算不上。那我为什么会冠冕堂皇地给戴上“童话”的帽子呢?因为,我是想借助童话这双轻盈、自由的翅膀,把我带到一个幻想、遐思的蓝天中,以拓展我灵感的思绪,寄托我情感的幽思,更是抒发我对人间真情的渴望和热盼。)

 

 

 


责任编辑:编辑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 中国鳳展新闻网(http://www.cnfznews.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鳳展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lm2621@163.com
    本站热线电话:18643073610 监督电话:18643073610

    Power by 中国鳳展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