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草根播报

李牧心对心说,心之语:晚风

时间:2015-05-09 08:00点击: 来源:中國鳳展新聞網 作者:李 牧

李牧心对心说,心之语:晚风

        春天来了,反倒怕,怕春天瞬间即逝。

        傍晚,已不是春风了,已不是冰雪消融前,河边、树下,冰雪融化了,有细细的流水,无数条小溪一样的流水,无声。那时,冬去春来,在雪下复苏的草,蓄势生长,等不急了的那个绿,迫不急待呑吐出来。这绿,不知道春天乍暖还寒,春寒料峭,刚刚显露一点绿,在夜的风中“霜降“了。

      据说,春小麦是种在冰上的,出身与众不同,并敢于这样的生长。经一次两次春冻,反而生长更好,品质更高,却没人尝试过。而小麦毕竟是小麦,人就不同了,也许经历一番折腾,不会再有“缓阳“的机会了。

       春风里,带着一件能抗风又能抗雨的衣裳,也许多此一举。

       在傍晚的时候,更要带上一件衣裳。如遇到风啊雨啊什么的,在白昼的时候还可到满街、到处都是药店、酒店里面躲避一时,店家会挪,搬来椅子,希望坐下来,了解店内消费,甚至是赠送纪念品。

       傍晚,如遇风雨去哪里躲呢。都打烊了,去哪能躲呢。只好带上宁可发生,也不情愿被动发生的事情了。

        麻烦,一时的麻烦可能解决掉长久的,或是一生的麻烦。

        麻烦,割舍开了,也许是解除了束缚,更大的解放。俄国人喊乌拉,中国人喊万岁!

李牧心对心说,心之语:晚风

        春天来了,反倒怕,怕春天瞬间即逝。

        傍晚,已不是春风了,已不是冰雪消融前,河边、树下,冰雪融化了,有细细的流水,无数条小溪一样的流水,无声。那时,冬去春来,在雪下复苏的草,蓄势生长,等不急了的那个绿,迫不急待呑吐出来。这绿,不知道春天乍暖还寒,春寒料峭,刚刚显露一点绿,在夜的风中“霜降“了。

      据说,春小麦是种在冰上的,出身与众不同,并敢于这样的生长。经一次两次春冻,反而生长更好,品质更高,却没人尝试过。而小麦毕竟是小麦,人就不同了,也许经历一番折腾,不会再有“缓阳“的机会了。

       春风里,带着一件能抗风又能抗雨的衣裳,也许多此一举。

       在傍晚的时候,更要带上一件衣裳。如遇到风啊雨啊什么的,在白昼的时候还可到满街、到处都是药店、酒店里面躲避一时,店家会挪,搬来椅子,希望坐下来,了解店内消费,甚至是赠送纪念品。

       傍晚,如遇风雨去哪里躲呢。都打烊了,去哪能躲呢。只好带上宁可发生,也不情愿被动发生的事情了。

        麻烦,一时的麻烦可能解决掉长久的,或是一生的麻烦。

        麻烦,割舍开了,也许是解除了束缚,更大的解放。俄国人喊乌拉,中国人喊万岁!

责任编辑:辽宁舰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 中国鳳展新闻(http://www.cnfznews.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鳳展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lm2621@163.com
    本站热线电话:13241611230 Power by 中国鳳展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