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草根播报

中 文 走 向 世 界 之 梦 ——批中文西化论

时间:2015-04-26 17:11点击: 来源: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 作者:华兴初

                                前     言
    自习近平当选为新一届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以来,中国坚定地迈开了以反腐倡廉为重要标志的步伐,要把中国引向一个崭新时代。祖国大地到处唱响了习主席带领中国走向世界之“中国梦”。但也有例外,唯独中国的语言文字学界冷静得出奇——缄默!难道中文就不想、也不能做走进世界之梦?现在就和大家一块来探讨这个问题。
谈到中文走向世界,我们就不得不提起两个绝然相反的话题。一个是人们并不陌生但却是很沉重的话题—— “中文西化(拼音化,实质上就是拉丁化、罗马字化)论”。另一个是个看似中性的话题——“继承、弘扬、发展中华传统文化”。说它是中性是因为有人在努力做着,有人表面在做着暗底里在反对,两不相干,和平共处。做着的人不一定知道有人在反对,反对的人当然不敢公开,就这样大家都不提“中文走向世界”,形成了我国目前中文走向世界的沉寂局面。“继承弘扬发展中华传统文化”就是在这样一个特别的环境里变成了一个中性的但并不轻松的话题。
中文西化论是在我国新文化运动以后产生的一种机会主义思潮。新文化运动和50年代前后的全民扫盲、推广普通话和改进汉语拼音,无不对提高全民素质、统一、规范中国的语言文字、从而促进国家经济、社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新文化运动的成就成就了文字改革领袖们与积极分子们在语言文字界的绝对领导地位,于是新文化运动的成果成了一些人引以自豪的资本,产生了对不断革命、继续革命的无限遐想,提出了用西方编码文字克服方块中文字难写难学的毛病。当时提出这种方案初衷并不坏,但存在两个致命的问题:一是挫伤中华民族自尊心与民族感情;二是忽视了中文字是世界仅存的一种达到语言文字发展第三阶段的最优秀的文字形式。因此,中文西化论从一开始就得到全球华人的反感与抵制。一些激进的不断“革命”论者头脑发胀,打着保卫新文化运动成果旗号坚决要走中文西化之路,走到了违背民族意志的反面。就这样,在中国特定时代、特定环境下形成的中文西化论一直占据着中华文化领域的绝对领导地位,一刻也没有放弃过走中文西化之路的努力,直至今天。
公开站到中的是文西化对立面的汉字表征码技术,它从发明那一天起就抱着继承弘扬发展中华文化的宗旨,一心要发明出一种人人都能掌握的、能让中文走向世界的编码来,十五年来
它产生于对中华文化的抱怨——中文难写、难学、难处理;
它找到了能解决一切中文难题的关键——惟有汉字的编码;
它果断得出结论:编码必须抓住汉字的精髓——部件,别无它途;
它明确提出了部件的核心意义在于四个化——民族化、大众化、规范化、国际化。这不是口号,而是部件本质上拥有的具体不过的实质内涵;
它以完整充分的理由粉碎了少数人的梦魇——中文拼音(西)化;
它为我们建立一个中文基础教学新体系——以汉字为根本、以部件为核心、以拼音为工具的,汉字学习、汉字查检、汉字信息处理三为一体的,规范、易学、高效、减负的现代化教学体系提供理论与技术依据;
它为全世界设计、提供了保障信息安全、网络安全、国家安全的可能性;
它为我们展示了一个空前的宏伟目标——中文走向世界!
 
                中文信息处理发展40年
没有为中文进入世界带来实质性帮助
实际上,中文走向世界在几百上千年以前就已经不再是一个进行讨论的问题,而是一个铁定未解决了的问题——谁都认为中文难。这正是中文西化论几十年阴魂不散的社会基础。
应该说世界IT革命为中文走向世界带来了契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这场大革命中,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发展,让国人大失所望,远远出乎人的预料。四十年的实践留给我们的结局是技术上的倒退与中文走向世界征尘的半途夭折!事到如今,中文信息界哪个人敢说中文可以走向世界,教育部敢不敢带领大家做中文走向世界之梦? 有谁知道,中文信息革命的最近40 年,中文走向世界的命运居然同样是如此多舛:四十年的纷争,亿万人的努力,两代多人的心血,换来的却是中文难学未解,又增加了一个中文信息处理难题!
在教育界,中文基础教学有两大难题长期不得解决:一是没有找到汉语基础教学的规范、易学、高效、减负的有效模式。二是没有找到电脑应用从娃娃抓起的有效途径。难道最现代化的电脑数字技术不可能为消除中文教学痼疾提供机遇?
我们说,造成中文难学的唯一客观因素是没有理想的助学工具,除此以外还有什么? 连语言学家也说不出个究竟。确实,自古以来中文字典难查,增加学习负担,影响学习情绪,挫伤学习中文的积极性;现代人发明了电子字典,却又卡在了没有见字即查的输入法,电子字典的功能再好也无法发挥。这些正好与电脑应用不能从娃娃抓起同罹一疾——没有发明出从根本上解决汉字能“像英文那样异性和序性兼优的编码”。
再者,几十年来,我们的语文教育家们总是把中文基础教学的立足点绑死在汉语拼音一驾马车上,造成对汉语拼音的过度依赖,将汉语基础教学通向规范、易学、高效、减负的门堵得严严实实。这与中文信息处理技术找不到民族化、大众化、规范化、国际化之路恰又同出一辙——不懂得“汉字的核心是部件”。以上两点清楚地表明:学中文难与中文信息处理难是一对同病相怜的孪生兄弟,是可以用“一剂药”治愈的——只要中文输入法(编码)的四个“化”解决好了,中文难学问题也会迎刃而解了。说到这里,我们可以确定无疑地说:IT革命是为我们利用电脑同时解决中文难与中文信息处理难带来契机,只是由于人们自身的原因错过了40年解难释疑的大好时机!
集勤劳与智慧一身的中国人民当初怎么会“弱智”到连这一点也想不到呢? 实际上,事情并非这么简单。不是吗,长期以来,在中文发展何去何从的纷争中,正是中文西化论对人们的强大的、全方位的影响与束缚才是导致我们迷失方向,错失良机的根源。
上文已经提到新文化运动的成就奠定了中文改革派在中国语言文字界的领导地位。中国人民对新文化运动的成就的肯定与褒扬,令一些人产生了错觉,简单地认为只有继续顺着新文化运动的路子走下去才是中文发展的正确路径,更是错误地认为新文化运动既打得下江山就一定坐得了天下。面对广大人民群众的抵制与反对,中文西化论者清楚地认识到他们唯一可以也是可能坚守的只有汉语拼音这一块阵地,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围绕这一点。直至今天,在他们权力可以控制与影响的范围内的一切与依赖汉语拼音相左的观点与意见都被一概否定。
这种“继续革命”、“不断革命”精神被后来的文字改革委员会秉承并发扬光大。继续一点一点地绑架中国的语言文字偏离民族化轨道,在中文西化的死亡道路上蛮进。
在这场“保卫新文化运动成果”与“保卫民族文化”的“从保卫战”中,西化论者心知肚明,中国人民的爱国精神与民族自尊心是一股不可战胜的力量,所以他们抓住一切可能的时机,排挤、抑制中文民族化力量的生存、发展,以巩固、强化汉语拼音的地位,为几百年后终有一天实现中文西化创造、积累条件。他们确实是这么做了。
中文西化论把最终目的摆在了把我们的祖宗发明的一开始就达到音、形、义三元合一的、世界语言文字发展第三价段的汉语、汉字挤出历史舞台,而把拼写与注音工具、只达到编码文字发展第一阶段的汉语拼音推到至高无上、不可撼动与替代的地位。
中文难学是中文西化论孳生、形成、发展的社会基础,这一思潮一直到世界信息技术(IT)革命的到来没有受到过有力的反击。到上世纪8、90年代遭到了一批(钱伟长、张普、陈爱文、潘德孚、詹振权等人)提倡用中文部件反映中文民族化信息的观点的编码工作者的抵抗。但这种抵抗在几乎是全国一统的中文西化论面前显得那么的脆弱,犹如以卵投石,轻易地被中文西化论者一个规范就击倒了。这个规范就是《GF3001—1997部件规范》。这个规范只对汉语拼音技术和五笔字型发放通行证,除此以外的信息科技工作者们在这场大革命中却被这个规范束缚得为应付中文字本身的信息处理出现的种种技术难题而自顾不暇,哪里还有精力去解决中文难学问题!就在这场大革命中,只要具有民族化的形码遭遇挫折,遇到技术难题,中文西化论者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不失时机地向中文信息界发难。2008年某大报纸就借中文信息处理被折腾得处于举步惟坚的境遇时,就连篇累牍发表文章,鼓噪中文走拼音化道路,大有汉字非西化不可之势,遭到我国大批爱国、民族化专家学者的强烈反击而不了了之。那么,在世界信息技术(IT)革命发展40年中,中文民族化信息技术为什么一直拿不出强有力的理论与技术与中文西化论抗衡? 这又是值得我们好好总结与探讨的课题。
问题需要从中文信息处理形成发展初期说起。
还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IT革命这场“突如其来”的浪潮突然来袭,缺乏必要思想准备的人们怱怱上阵应对,形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轰轰烈烈的万马奔腾式的编码运动。到80年代中期,陈爱文先生对当时红得发紫的、放弃民族化道路的某输入法提出了质疑,这一正常的学术批评实际上成了中文西化道路上的绊脚石,所以这一正确观点一冒头,立即遭到了中文西化论支持者的围歼——把该批评文章的出版物全部收购销毁,导演了一场当代版的“焚书坑儒”闹剧。至今上海图书馆仅剩该书的孤本。这是出现在中文信息界的丑事。这是一场“无人”导演的中文信息界在没有理论指导因而不尊重科技发展规律的大规模智力游戏运动所产生的必然性结果!
这样,中文难学问题未解,中文信息处理难题的出现就犹如火上浇油,使中文走向世界的历程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GF3001》与《973计划》对峙十几年
中文西化论责任难逃
要说新形势下中文西化论死守的阵地是汉语拼音,那么中文西化论在新形势下采取的战略核心就是推行《GF3001—1997规范》。
还在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形成初期,汉语拼音在文字改革运动中确立的地位被过度渲染,加上凭着汉语拼音字母与英文字母雷同的先机,相对于从无到有的民族化形码技术自然是独领风骚。然而,一门新的学科刚问世,跟一场社会变革刚发生一样,要用正确科学的方法指导才会产生出无限的正能量推动科技的进步与社会的发展。可中文信息处理技术一开始就对襁褓中的形码不给成长的机会。一是给拼音输入特殊呵护,盲目宣扬拼音码的成就,对中文信息处理技术中出现的任何问题从来不“请”汉语拼音分担;二是拉偏架,阻止影响汉语拼音地位的形码的成长;三是给有可能影响拼音地位的技术念紧箍咒,直接扼杀民族性创新技术——部件码。这个紧箍咒正是《GF3001—1997规范》。
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的落后与不成熟成了遭受中文西化论攻击的薄弱环节。他们决不能给新技术留下发展的机会,就在理论上、行动上处处对部件编码亮红灯。例如对80年代陈爱文的正确批评采取的不当措施即是一例;又对90年代潘德孚、詹振权的部件编码的学术研究完全否定。直至1997年,《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对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发展适时地作出重要部署——“中文信息获取的基础研究”,为解决中文两大难题指明了方向。同年,在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形成、发展的关键时刻,中文信息界却推出了与《973计划》的部署格格不入的《GF3001—1997》强制性部件规范,把中文信息处理技术的发展拽上了抑制部件编码、确保中文西化的岐途。
《973计划》对中文信息处理技术指导性意见是怎样的呢? “作为一个发展中大国,我国信息技术自主创新能力薄弱、核心技术缺乏已成不争的事实,主要源于我国信息高技术产业缺乏坚实的基础,缺乏深厚的基础研究原始积累。……整体来说,正是由于缺乏强大的基础研究作为后盾,我国信息高科技产品只能以仿制为主,缺乏自己的创新特色,而产品极强的应用性和极大的市场使得基础技术研究进一步被忽视。”作出了对20多年中文IT技术发展恰当而中肯的评估。《计划》特别指出“重点研究方向包括:……(4)信息获取的基础研究;……”并从科学发展的角度一针见血地指出,“中文信息处理正是从一开始就在市场和利益的双重诱惑下把(中文)信息获取的基础研究忽视了,始终没有找到保持中文信息处理技术持续发展的方法”。
相反地,《GF3001—1997》却为中文西化论打了一针强心剂,成了中文西化论者进可攻,退可守的法定武器:一场深化中文信息处理“音盛形衰” 局面的万与奔腾式编码智力游戏,因符合《GF3001—1997》的意图被大加宣扬;一个个形码技术因为不符合《GF3001—1997》的心意就不断地在拼音码的汪洋大海中得不到一点支持而奄奄一息;新世纪以来,本人研究成功的可以解决中文信息处理技术所有难题的汉字表征码,被斥之为不符合规范,玩玩可以,竟连智力游戏都谈不上。如今网络安全达到了危及国家安全的严重地步,中文西化论者想继续压,又不敢公开进行;只能瞒,但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瞒不了世界;以后还耍什么招? 只能拭目以待。40年来中文西化论者就这样把持着汉语发展的一统天下。因此,我们说《GF3001规范》不仅仅错在了“把(中文)信息获取的基础研究忽视了”,而且,“规范”的制订本身就是错误的:第一、制订时机不成熟。中文信息处理技术是整个世界IT技术中的一个对中文进行信息处理出现的全新的特殊问题,没有人有能力在摸准中文信息处理技术脉络以前就制订出针对整个领域的指导性规范。加上我们的先辈、前辈们发明、研究中文字的时候,他们也不可能预计到他们的现代子孙会用计算机进行中文信息处理,也想不到会因此而对中文及其构字单元要用现代科学的观点对部件甚至中文本身如此深入的解读与利用,他们既谈不上从事过信息处理的实践,也不可能制订出相应的技术规范。在这种情况下,中文IT技术刚刚入门就出台了强制性的《GF3001部件规范》,并与《973计划》进行了为时十多年的对峙,导致中文信息处理技术走进了停滞、倒退的死胡同,至今不改,是不能容忍的错误;第二、学术思想混乱。把语言文字学和计算机科学在中文信息处理技术中撕裂开来对待。错误地把两个交叉并存的、本来可以用信息技术联结起来一揽子解决的语言文字学范畴的中文难学与算机科学范畴的中文信息处理难题嬗变成用语言文字学指导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如何拆部件编码,用计算机技术解决中文信息处理中的智能技术两个独立的技术问题,不仅使这两个问题哪个都解决不好,反而错失了中文信息处理同时解决两个难题的机会。这一科技发展中出现的怪现象在中文信息界实实在在地发生了。研究表明,语言文字学的研究发展和计算机信息处理二者不是谁指导谁、谁主谁次的关系。把二者关联、结合,却可以起到相得益彰的作用;第三、指导方针错误。每一门新的科学与技术的诞生与发展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更何况《GF3001》是在中文信息技术发展初期偏面采纳了不正确意见甚至采用了不正当手段压倒了代表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发展方向的部件编码技术而制订的,起码是违背了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科学发展方针,更为科技事业的健康发展起了一个坏头;第四、思想方法僵死。《GF3001规范》对汉字部件的认识与分类方法是呆板不科学的,没有从历史的、发展的、辩证的、科学的观点提出部件的明确概念和适应时代与技术发展的新意。既称“改革”,遇到了民族化问题却横加阻拦,不让创新,却是为何? 在概念不清基础上制订的规范必定是浑水摸鱼的、“规”而不“范”的、糊弄领导与群众的轰轰烈烈的“政绩工程”,甚至是阻挡技术发展与时代进步的“绊脚石”。 第五、目的不纯。很明显,中文西化论者用的是围魏救赵之计,以规范化名义行中文西化之实。第六,内容离谱。《GF3001规范》用在落后的技术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对中文信息处理的一点点狭隘认识制订指导中文信息处理的全局性技术规范,它的内容竟没有一条是讲技术,条条都是抑制形码发展的藩篱,强迫、规定编码工作者必须按他们设计好的套路去做,去创新,怎么可能创造出先进的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呢?它的产物只能是令中文西化论者盲目陶醉的、使多数人眼花瞭乱,不知所终的、让坚持民族化处理技术的形码工作者哭笑不得的、旷日持久的、无休止地低级重复的、无限制地消耗社会资源的、不能担负起把中文引向世界重任的“万‘码’奔腾”式智力游戏,其结果是只能满足少数中文西化论者一时的利益需要与欲望,中文信息技术事业却被拖累得持续地落后与倒退,造成了中国的信息网络只能乖乖地依附于英特网,接受外国人的任意摆布的局面。
中国的信息处理专家、权威们只有走到民族化、大众化一边来,摆脱错误理论的束缚,行大义,弃小我,融入坚持民族化、大众化、规范化、国际化正确道路的洪流之中,共同努力帮助国家在世界信息大战中,变被动为主动。面对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已经危及网络安全、国家安全的形势下,中文西化论者应该好好考虑自己应该怎么做,再也不能无动于衷!
 
       中文信息处理40年的“成就”
是中文西化论错误的铁证
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发展40年可以称得上具有约束效率的收官之作,一个个都是中文西化论大搞积非成是的杰作,择其大者有:
⒈  ASCⅡ码。这是中国人拱手把它交给美国人的中文源代码。在这个美国版中文标准面前,中华民族的颜面往哪儿搁?
⒉  UCS-2和UCS-4规范。中文字为什么非要请国际标准化组织把中文一个一个地“关进笼子”里藏起来? 这样的规范究竟是让中国人“用”的还是给外国人“看”的? 英文也需要用UCS规范“管”起来吗?
⒊  中文排序规范。这不是些从仓库里清出来的“陈谷子,烂芝麻”吗?怎么成了中文信息处理40年的研究成果了呢? 还拿出来继续误人子弟!
⒋  各种规范化了的字表、字符集、部件表。它们同样是些为了给人看的“政绩工程”,当摆设可以,讲实用就不够。尤其是近十年研究、推广的被公众称为瞎折腾的《通用规范汉字表》竟轻率地把浩如烟海的几十万中文字以国家规范的形式限制大家只能使用8千字,除此以外的字让你无法用,因为电脑就拒绝为你服务。中文字越来越少,离中文西化就越来越近,这就是中文西化论的如意算盘!
⒌  大批新版中文字(词)典。虽内容有所更新,但对解决中文查字典难问题毫无帮助,除《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以外,大多是积非成是的产物,是为了阻止比查英文词典还快的中文字典的出版制造障碍。
⒍  《CY/Z 21—2011数字键汉字结构编码规范》。规范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推出,并和中文信息学会编码委员会合作推广。新闻出版总署有中文信息处理技术规范的制订权和能力吗? 新闻出版总署和编码委员会可以不经国家技监标准局授权发行、推广《CY/Z 21—2011数字键汉字结构编码规范》吗? 汉字结构规范这张皮还没见,《CY/Z 21—2011汉字结构编码规范》的毛往哪儿附? 怪不得有人花钱买他们已公开推广的该规范光盘不给,电话咨询要被反问“你怎么知道的”,谁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⒎  有关中文信息处理的各种评测标准。评测标准的制订确实令人哭笑不得。编码的四个化能测吗? 编码能实现四个化是用设备测出来的吗? 标准的提出者和制订者在自己还不会把中文信息处理的“脉”之前,就想悬壶济世? 还不把正常人治成精神病? 可是中国的现实是:对不起,没有经过把“脉”的技术再好也休想在中国生存。譬如小学校的大门对可以让小孩掌握的输入法是用红头文件堵死的。中文西化论是一步一算计,步子走得可谓又快、又准、又稳、又狠。
    以上各种国家级标准、规范是40年来中文信息处理技术发展在不同时期完成的典型的“收官”之作,这些“成就”是中文西化论在不同历史阶段不科学地大搞积非成是所造成的既成事实,哪一件都明显地起到了阻止民族化信息技术的发展、限制民族化技术的生存、保住汉语拼音的核心地位、坚持《GF3001规范》的错误的作用。这种不惜采用一切手段,利用一切机会甚至依赖外国势力人为地制造的结果,至今没有改正的迹象,充分暴露出中文西化论影响之深顽。
后   语
汉字表征码对中文信息处理创造、提出的新理论、新观点解决了中文走向世界的所有难题〔1,2,3,4,5,〕,从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铲除了中文西化论存在与繁衍的基础〔1,2,3,4,5〕,等于宣布了中文西化的死刑,也为中文信息安全和中文网络安全开辟了光辉的前景。〔6,7(其余恕不公开)〕
中文信息处理是一门大“家”的学问,由一个外行企图把它变成“大家”的技术与工具,从理论到实践都难免产生鸠占鹊巢、班门弄斧甚至错误。 因此,欢迎“大家” 批评、讨论、提意见;更欢迎大“家”们不吝赐教、指点迷津,指出或找出中文走向世界的正确路径。目标唯一不二:中文走向世界!
 
 
 
汉字表征码发明人:华兴初
E-mail: scccac@sina.com
Tel: 0379-63383992    18737939896(洛阳)   18513326280(北京)
 
2015年3月20日星期五
 
主要参考资料:   〔1〕中文信息处理与汉字表征码技术
〔2〕汉字表征码破解中文难
〔3〕GF3001与973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的碰撞
〔4〕中文基础教学探“险”
〔5〕十问教育部
〔6〕汉字表征码与中文走向世界
〔7〕警惕!危险的信号
 
以上参考资料如要发表请先征得我的同意
 
责任编辑:辽宁舰


发表我的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联系我们 | 申请记者 |
  • 中国鳳展新闻(http://www.cnfznews.com) © 2014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中国鳳展新闻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新闻投稿或提供线索邮箱:lm2621@163.com
    本站热线电话:13241611230 Power by 中国鳳展新闻